H书屋

繁体

书架

喜欢本站请下载app,无广告阅读 本站必读

分类小说

从前有座灵剑山

不详

【同人】青云峰,洞天福地。 有一约十七八的绝丽少女,趴在一健壮的黑人男xingkua下,似乎正安静的品尝 着什么。 而那黑人则满脸微笑,正用大手温柔的抚摸少女的青丝,整个画面显得温馨 而又温暖。 假如二人不都是浑shen赤luo的话! 「诗璇慢一点,不用着急,很快就出来了。」黑人男xing缓慢开口道。 少女并未回复,依旧手口并用,服侍着眼前的黑人男子。 突然,黑人男xing浑shen一抖,只见少女的两边脸颊微微鼓起,随后又扁了下去。

魔物APP

吾乃非人哉

“恭喜你获得了‘魔物APP’使用资格,请开始你的征战之旅吧!”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机上的游戏APP,古河有点懵,自己可是什么都没下载啊!连小广告都没点,这个APP是怎么下下来的? “不管了,先玩玩吧。” 抱着,玩一玩的心态,古河点开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。 手机画面tiao转,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布满花纹的dan,下面还有一行字。 “欢迎您,亲ai的玩家,请对你的魔卵注入你的欲望。” “啥,欲望?” 古河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明白人家是要他长an屏幕。在an住屏幕后,古河突然感觉一阵战栗,就好像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将他看了个遍一样。

绿帽快餐

绿到尽头

我叫齐天,是齐古财团的公子哥,妈妈叫古韵婷,是古家集团的董事长,爸 爸叫齐振华,也是齐家集团的董事长,二人的联姻也代表了两大世家的结合,成 为整个华夏数一数二的大财阀! 更关键的,我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军队出shen,也就意味着我是gen正苗红的红 三代。 就在我6岁那年,爸爸一次去日本洽谈,对日本这个民族从来没有好感的爸 爸在谈判桌上将对方羞辱的体无完肤,结果也带来了对方的报复,虽然爸爸的伸 手还算过得去,但到最后还是被刺伤,病毒感染成了半植物人!

给老婆和老外送避孕套和伟哥

jzysh

不知有多少朋友有给自己的老婆送避yuntao让别人用的体验。 继续说说老婆怀yun前的趣事,是老婆又壹次为国争光的经验,也是据老婆说人生中遇到过的最大的ji巴。老样子,为了安全起见,信息真假参半。 两年前的夏天,老婆的闺蜜过生日,请了很多朋友壹起在上海壹家知名的夜店开卡蹦迪。因为闺蜜在外企工作,团队成员之间氛围很好,所以她也邀请了壹些同事和领导参与。

暴露女友之表姐的婚礼

holdme1234

初秋的早晨,正是yang光明媚的时候。我推开女友“闺房”的房门,想看看小丫头到底在犹豫什么:不就是跟自己的家人聚会嘛,有必要纠结穿什么衣服吗?映入我眼帘的是那个shen材娇小、曲线玲珑的婷婷少女。她乌黑的长发散在脑后,发梢直达腰际,此刻她shen穿居家白se小背心,下shen只有一条澹粉se少女内裤,香肩藕臂、长腿莲足全都luo露在外,niunai般的肌肤晶莹剔透,虽然luo露却不带一丝轻佻,倒像初落凡间的仙子忘记了自己shen处何方,娇滴滴的样子十分惹人怜ai。

公主格尼薇儿的奴隶体验

oinvuwskgosmh

金碧辉煌的房间内,一位shen着华贵礼服的少女对一旁的女仆发问,少女大约 二十岁左右,留有一头瀑布般的金se长发,shen材凹凸且肤如凝脂,一双蓝se深邃 的眼眸仿佛一对蓝宝石,镶嵌在少女jing致的脸庞上。 格尼薇儿。克里斯,西灵帝国克里斯皇族的小公主,二十岁的年纪却拥有魔 导师的能力,能够以一人之力摧毁一支百人的军队,其倾国倾城的外貌更是吸引 无数人豪掷千金以一睹芳容,令人惋惜的是公主殿下深居简出,所以至今仍只有 极少数人见过公主殿下,但依旧不影响帝都的年轻人将格尼薇儿公主视作梦中情 人。

风月野史之春色

iceface

女神……名副其实的女神……实在是太完美了……”看到辛西雅的诱人luo体,范铜激动异常,rou棒立刻ting起老高,涨得微微发疼,他忍不住上前拦腰抱起了辛西雅的雪白娇躯,返shen坐在了绣榻上,将玉人娇躯jinjin地抱坐在怀中,就好像搂着一件珍宝一样,双臂拼命搂抱不愿放松。现在的他仍然陷于分不清现在与梦幻的恍惚之中,生怕一松手这个美梦就醒了。

美艳母亲性感妹妹随便X

青魔冷枪

《古灵jing怪的xing奴妈妈》还是会更新,只是青魔这几个月一直都没有什么灵 感,各位看官老爷们请多等等,等青魔啥时候找回灵感,再给大家说这个风sao美 艳妈妈的故事。今年春节期间不能出门,青魔在家里发生了一些故事,整理一下, 写个短篇先给大家过过瘾。

枯木逢春

啊蛇

「好了,快进学校吧,这个周要好好学习哦。」镇第一中学的大门外,李紫 茵对着才十三岁的妹妹笑着说道,「下个周末自己回来,我给你做好吃的。」 「哦,那我进去了。」十三岁的李灵刚刚上初中,姐姐送了她几次后,慢慢 才开始习惯。 李灵说着向姐姐李紫茵拜拜手,转shen步入了校园。 看着妹妹消失的背影,李紫茵才松了下来,今年24岁的她,整整比妹妹大 了一lun,这也是母亲晚育的结果,母亲当年结婚早,16岁就跟着父亲,18岁 就有了李紫茵,到后来30岁了又有了这个妹妹,如今母亲已经42岁了。

荡妇(我操你妈)

乱来童子

荡妇(我cao你妈)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,《荡妇(我cao你妈)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藏经阁,第一版主网免费提供荡妇(我cao你妈)最新清shuanggan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。

欲望后宫传奇录

孽龙干将

看了这个的H描写,还是比较细腻的,不是那种非常脑残的“哦哦哦哦哦,啊啊啊啊啊”之类的。 而且不光是后宫还加上了luanlun和凌辱,看来非常有看头……

变态老公俏老婆

银妻魂

敏敏,我的妻子,今年29岁。拥有大大的眼睛,xing感的双唇。155的shen高,娇小玲珑。xiong部不大,只有A。腰型非常美,屁股也非常翘。腿不长,但是绝对是美腿。又白又滑又嫩。 我妻子的xing格十分保守,特别是对xing方面。在床上十分被动,还死活不肯帮我口。所以我十分羡慕可以让妻子口的大大们。 迷jian?春梦?暴露?凌辱?yin妻?

娇妻迷途

放逐

一记清脆的耳光骤然响起,火辣辣的刺痛从我的右脸传来。 妻子抓起床头的睡衣,迅速披在shen上,将那副完美到可以让男人喷血的胴体 jinjin包裹。 “廖凡,我们认识十几年,结婚也六年了,真没想到你是这种猥琐的混dan。” 妻子眼眶通红,双目噙泪,jin咬着牙关丢下这句话,便摔门而出。 妻子如此激烈的反应让我慌了神,顾不上此刻是否赤shenluo体,一咕噜从床上 爬起,扒在门口屏气凝听。 片刻后,当小卧室传来狠狠地关门声,我才长出一口气,还好,妻子并没有 离家,等她冷静下来,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。 多少年妻子都未曾对我发过脾气了,没想到一句话竟然惹恼了她,此刻我为 自己的冲动懊悔不已,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巴掌,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

女友日事

常欢喜

注:此篇乃【新·女友日事】系列的前传,请勿混淆,两系列同时连载。

借种-朋友的老婆成了我胯下的性奴

我是无敌

白皙的皮肤,ting翘丰满的屁股, 每次看到,虽然都可以大饱眼福,但也看得我欲火难耐,憋得难受。最关键的, 小许对自己老婆走光居然毫不在意,不论王晓茜穿的多么容易走光,甚至有时候 我俩都看到王晓茜整个nai子都漏了出来,可他却连提醒都不提醒,任由王晓茜春 光乍现,rurou横飞。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,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!

床道授业

秦守

《床道授业》是个小制作。都市题材,没有金手指。字数预计不会超过十五万字,女xing角se只有两人。 它跟我过去的所有作品,风格都有很大的不同。我不喜欢重复自己,希望每一部新的作品,都能尝试一些新的东西。它的第一功能是自娱,其次才是娱人。好久没有动笔写se文了,主要是因为年纪大了,jing力不复从前。虽然还有很多创意和想法,但实在没有信心,能再像以前那样投入那么多时间和热情,去完成一部长篇作品。 本来,真的不打算再写了,奈何有个恐怖的催稿狂魔,这些年来始终喋喋不休,每隔几个月就拐弯抹角、旁敲侧击的游说我再写点东西。 真是受不了哇,只好投降,以游戏的心态,蛮写一篇交差。 这是促使我重新动笔的第一个理由。

奴心天成(一个m的自述)

一个m

认识的一个m,打算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……

世界调制模式(特别篇)阴影下的家族

wang

我的名字叫国良,大家都喜欢叫我小良,我要讲的故事是我童年的事情。 那时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,当年十二岁,是家里唯一的孩子。 我的家族是一个被诅咒的家族,虽然实力雄厚,但是所有女xing家族成员都便的非常单纯,非常容易相信别人的话。所以,家族内的女xing大多都在家中做家ting主妇,由男人们外出工作,我妈妈便是其中一员。

床笫之间(完结)

奴家

唉!做男人不容易,特别要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逢源。 谁叫我有一个美丽的妈妈秀珍和对我癡情的太太美珍。两个阿珍,给我艳福无边。但是,俗语有云:最难消受美人恩,这份优差,教我疲于奔命。 小珍看见我结婚之后,消瘦起来的样子,心疼起来,终于对我说:「强儿,你们怎么搞的,怎么把你弄得没神没气的?」 「妈,你说到哪里去了?没什么。」 「没有么?这是什么意思?新婚燕尔,你们晚上没有做什么才怪。你也不是那些克己禁欲的人。还有,给你说了多少遍,在美珍面前才叫我做妈。我们在一起时,就不用叫我做妈了。」 「我怕一不小心,在她面前叫你做小珍,会露出马脚来。」

天体营(翻译文)

J.Jan

我的母亲一直是一个自由主义的唱导者;她总是在一时冲动下做她想要做的事,我很讚同,但我爸爸不同意,她无忧无虑的方式,爸爸终于跟她离婚,当时我才十岁。 没有了爸爸来阻止她,我妈妈开始尝试各种替代的生活方式,当然,因为我是她的独生子,我不得不跟她过着不安定的生活,做她和她的朋友们做的事。 我并不抱怨,因为这是一个有趣的生活,我不得不承认,我的青少年时代可能比我认识的大多数孩子都幸运。我从未沮丧过,没参加过帮派,也从未加入摇滚乐团。总之,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告诉你我十三岁的时候,我妈妈决定加入一个luo体主义者的团体。 这是加州中部海岸的一个地方,我不想说出它正确的位置,但知道luo体主义的人会知道我谈论的地方。

输入页数
(第1/90页)当前20条/页